<track id="skscuyk"></track>
  • <track id="skscuyk"></track>

        <track id="skscuyk"></track>

        1.   

          有哪些邪性的民间故事?

          乡村色情故事 时间:2021-06-05 09:49:14

          2丶唐朝咸通年间,长安教坊有一对不知姓名的父子表演幻术。 演出是这样,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躺地上,小孩的脑袋被一把大刀忽然砍了下来。 大家都吓坏了,眼尖的人发明孩子伤口处没有喷血,这才放下心来。 老爹拿着托盘请求大家给钱:“行行好吧,俺们穷,没法糊口,就会这套花招哄大家开心了。我们父子在此就表演十天,攒够了钱就回家买地,给孩子读书,再也不玩这个了。行行好吧!” 京城的百姓究竟充裕又仁慈,一会工夫,托盘就堆满了钱。 老爹心满意足,大喝一声,小孩“腾”地跳了起来,脑袋竟长回脖颈,完好如初。

          第二天,成千上万人慕名而来,都自动先给钱,等着看惊心动魄的一幕。 不料,孩子掉了脑袋后,老爹无论怎么叫唤,他就是起不来了。 这下可坏了! 老爹强自镇定,心下已经清楚了,谦和地给大家行礼:“诸位,我初到京城贵宝地,有什么不合规则的,兄弟在这儿给您赔不是了!我这雕虫小技,不过是哄人玩的幻术,请高人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好让我表演完,不然我儿子可就悬了!拜托了!只要您行行好放我孩子生命,我情愿拜您为师毕生奉养!拜托了!” 老爹一番话很是真挚,众人却面面相觑,不知道谁是他口中所说的那位高人。

          老爹见没人露面,很是无奈,只得对着孩子持续叫嚷,小孩还是纹丝不动,像是真的逝世了。 人群中有人窃窃私语,进而呈现骚动,巡街小吏赶来,喝道:“你杀人了,跟我走一趟吧!” 老爹叫道:“官爷且等一下,这里有几千人,我跑不掉的。台下有高人施法镇住我了,可小人还有一个本领,让我再现一次眼何妨?” 小吏也感到他没有犯法动机,就答应了。 老爹掏出一枚甜瓜籽来,用刀划开手臂,把瓜籽按进伤口内,强忍剧痛持续呼喊儿子。 孩子还是一动不动。 老爹手臂伤口处瓜子开端发芽,刹那间藤蔓枝叶缠绕,开出小黄花来,紧接着,黄花落,一只小甜瓜慢慢长大。 老爹垂下泪来,再次环视众人,请求道:“我本不想杀人,还请高人撒手吧!我儿子回生后,我起誓再不踏入京城半步,总行了吧?” 老爹接着又叫了一声儿子。 孩子依旧不动。 老爹叹息道:“唉,既然如此,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老爹拿刀轻轻一削,手臂上的甜瓜坠地。随即又大叫了一声,儿子应声起来,安然无恙。

          大家惊呼起来,高声喝彩,都没发明人群中有一个和尚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父子二人收好钱和行李,老爹又将儿子也装进布袋里扛在后背上,仰天吐了一口吻,一道白色光练直上云霄,老爹攀援而上,快如猿猴,直到吞没在云朵深处。 众人这才缓过神来,逐渐散去,这才有人发明一个和尚逝世了,脑袋都搬了家,落在刚刚父子二人表演的土台上。 大家这才清楚,刚才老爹手臂上长出的甜瓜,正是这和尚的脑袋。和尚自恃技高一筹,搅和人家表演,人家再三苦求仍不依不饶不肯罢手,不料强中自有强中手,枉送了生命。

          3 . 邯郸有这么兄弟二人,一个叫程樊,一个叫程玄,靠盗墓为生,干着扒人坟的勾当。转战南北,也算得上融合贯通,兄弟俩也颇为得意。但盗墓重要靠程樊,程玄重要靠扮鬼,以备不测。他俩干活时,程樊穿黑衣在下面动手,程玄穿白衣装厉鬼,若有人经过看到,则早已破胆,那还有工夫上前看个毕竟。两人屡屡得手,好不快乐。这晚月黑风高,二人又干起了勾当。程樊筹备好了家伙,程玄画好了妆,因他两人早已盯上了一座富家新殡之坟,来到坟地,看早已有二人在那里,装扮竟然和他俩一样,兄弟二人议论道:“必是同道之人。”盗墓本不是正业,不分先来后到,只分技艺高下。

          二人越想越气,到手的鸭子又要拱手让人,实在不情愿。程玄道:“盗墓者虽总打逝世人主张,但其心中胆低七分,看我装鬼吓他两人。”于是程玄慢慢接近二人,怪的是那二人站在坟前并不动手,似乎木然凝视坟墓。程玄观其二人装扮,也是同他俩模样一个黑衣,一个白衣。只是帽子很高,手中似拿锁链和棒子,程玄突然心中一惊,冷汗骤下,这哪里是盗墓贼,分明是黑白无常!不想程樊耐不住性子在后面学了一声鬼叫,这不叫还好,一叫送掉了他弟弟生命。那两“人”一回头直奔程玄而去,程玄早已吓的瘫坐在地,那还能动。

          只见黑白二“人”一起渗惨笑道:“用他交差便可。”一挥锁链将程玄套住,拽出其魂魄,转身一跳,遁地消散不见。程樊忙上前去,一摸,其弟已无气味。捣手顿胸,呜咽不已,后得知那坟中并未埋人,乃是重病之人为躲逝世期,困惑鬼吏之用。怎奈程玄做了替逝世鬼。这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呀。

          4. 湘西有一偏远小村,曾是个人丁旺盛的村庄,然不久之前,小村一夜间全村人从老到少皆化作僵尸,若有路人经过,则群起而袭之,若被抓住,则被食其肉,尸首无存。即使不逝世,若被伤之,不到半个时辰便也化作僵尸,此村甚为偏僻,无官兵极少,也无良策,原来僵尸这样的邪物只有在夜间出没,然而这些僵尸却不分昼夜,在村周游荡,毗近邻村皆空,无人敢住。有仙道高僧前去灭之,然符咒神术皆无效,弄不好还搭了自身生命,无人能除。却说有一老药师细闻之说道:“此乃苗疆蛊术。非僵尸,乃活人受咒也。正术不能驱之。需找到下蛊之人杀之方解。”官民问如何找那下蛊之人。药师说:“凡下蛊之人,你对他叫声“降头在不在?”那人便会答应。”话音刚落,人群中有一人遂答道:“在!”众人看之乃一乞丐。其刚要逃走便被抓住,遂斩之,再去看僵尸,皆逝世之。后有人认得那乞丐,他本是那村中人,然经常偷鸡摸狗,调戏妇女,遂被村人乱棒赶出。不知在哪里学到的蛊术,害了这么多人。

          5.纪晓岚的岳父马周篆曾经说过一则奇闻:东光南乡有一个姓廖的,召集本乡百姓修建义冢,收葬那些逝世在异乡没有人安葬的孤魂野鬼的遗骸。邻近村民都很仁慈,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四处收殓乡野遗骨悉心安葬,连续做这样的善举达三十年之久。雍正初年,瘟疫肆虐。廖某晚上做梦,梦见一百多人黑压压地站在大门外,为首一人倒头就拜,后面众人也都“哗”地一声跪倒一片,为首那人说道:“疫鬼将至,恳请您明日赶紧焚烧纸旗十几面,银箔糊制的木刀一百柄,我们好挥动旌旗,手持钢刀,与疫鬼决一逝世战,以报百姓的大恩大德!”廖某醒来,惊得一身冷汗,想到邻近瘟疫横行,就宁可信其有,赶紧买来纸旗木刀,到义冢前焚烧。几天后的一个深夜,邻近百姓都模糊听到四野喧哗搏斗厮杀声,通宵达旦,天亮方得消停。后来,邻近村民真的没有一人染上瘟疫的,世人皆认为奇。

          6丶江西有一道士姓宋,平时在山上修炼,偶尔下山为百姓治病做法,小著名声,一晚在庙内炼丹,忽闻庙后材房有响声,以外是猫鼠之类,并不在意,片刻又传来孩啼之声,道士警觉,掐手一算,感到不妙,遂带桃木剑,符纸而去,少顷,破窗而入,四下环视,见一小鬼吸食老鼠精血,正欲启符制鬼,一黑影从窗外来,竟然是一白衣女鬼。

          道士大怒:“此乃道观清净之地,你们两个妖孽竟然如此放纵!看我收了你们!!”正欲动手,那女鬼竟然跪下呜咽不堪:“道长请别急着动手,我本是柳阳村贾氏,村中闹饥馑,狗官独贪赈灾款,无奈为求生路,带儿子逃荒,路中靠乞食,途中遇匪,小儿逃命到江边绝路,心想活着竟如此悲惨,还不如一逝世了之,带着儿子投了江,就这样丧了生命,谁知江中已有怨鬼太多等投胎,将我母子二人赶出,到哪里妖鬼神怪皆欺我母子,做鬼也没个安身之地,没措施我俩只好躲在道长住所,靠吸食蛇鼠精血,从未害过活人”

          道士听后叹曰:“活的时候受尽灾苦,逝世后还不得安定,都说人鬼疏途,岂料如此”道士问清便答应作法度化母女。我听过这件事后,无不想起那句苛政猛于虎也。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3456789@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