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skscuyk"></track>
  • <track id="skscuyk"></track>

        <track id="skscuyk"></track>

        1.   

          现在还有可能找到证据证明夏朝存在,并被广泛接受吗?

          乡村色情故事 时间:2021-06-01 15:43:13

          这个推理不是没有破绽,归纳起来无非以下三种可能:

          A.某些看似雷同的属性实际并不雷同,也就是主流学者对文献或考古证据做出了过错解读;

          B.文献不充足,比如记载和传播中呈现与事实的偏差,甚至夏本身如世系和积年是古人杜撰的(意味着二里头不可能是夏,要么是后来文献中没有明白记录的一个社会,相似裴李岗或仰韶,要么是别的,比如商、夷、昆吾等等);

          C.考古发明和研讨不充足,并没有揭示出夏(意味着夏有对应的考古遗存,考古学家还没找到或认出来);

          二、提问者须要什么样的“证据”?

          我懂得应该指出土文字证据,构成甲骨文+殷墟那样的二重证据。

          传世文献本身不会变更,那就指望将来考古发明。可能性有几种:

          a.同时代的自称。比如在遗址中(如龙山或二里头)挖出带有“夏”的文字,或者“禹”“启”“桀”等王名,或者“阳城”、“阳翟”、“钧台”、“斟寻”等都邑名。

          b.同时代的他称。比如我们能释读一种非甲骨文体系的文字,而其中记录了“¥%¥¥%¥&*&¥#¥”,经过某种翻译规矩,可以转换为上述a。现在看来这种可能性极小,但是万一将来释出了丁公陶文呢。

          c.其他晚出称谓。其实现在已经有了一些,可总体上年代都偏晚,没有超越传世文献的认知范畴。比如大批陶器上的“阳城”“阳城仓器”戳记,以及八方村出土秦戈所刻的“阳成”,都阐明王城岗遗址旁边有战国时代的阳城。比如西周中期的青铜器遂公盨铭文提到了“禹”(早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时候王国维、顾颉刚就已根据《诗·商颂·长发》以为“禹”在西周中期已经呈现)。

          另外,个别学者主意殷墟甲骨文或金文中的某词指代夏朝或某个夏人。如胡厚宣曾将卜辞所见“西邑”与“西邑夏”相接洽,蔡哲茂则明白指出卜辞的“西邑”即指夏朝;蔡哲茂还以为卜辞中与伊尹、黄尹合祭的“蔑”即“妹喜”,夏亡后妹喜成为伊尹的配偶;冯时以为文夏父丁簋(晚商或西周早期)铭文中的“文暊(夏)”为氏名,这个氏是起源于国号“文夏”。但这些没有得到公认。

          再放宽一些的话,与夏有关的其他人群也算上,比如宝鸡石鼓山出土过带“户”字铭文的青铜器,可能即有扈氏之“扈”,有扈氏曾与启战于甘。又比如郑州战国城出土的“亳”和“十一年以来”陶文证明春秋时代这里是“亳”(张立东),二里岗出土的刻字卜骨证明郑州商城在早商时代是“亳”(李维明),如果这种见解成立,由“夏之邑在亳西”可以推导夏末都邑应当在郑州西边不远。

          总之,这一类的都不太直接,但积聚多的话也不是没有意义——可以加强对传世文献的信念。究竟,以为郑州商城或偃师商城=汤始居之亳,可以视为由晚及早摸索夏文化的一个年代基点,如果这一点被摇动(比如郑偃商城=中商,二里头=早商),那前述主流见解还会有大幅度变更。如果连郑州商城这么大的城都没有文献记载(或者偏差很大、被后人遗忘等等),那请求东周文献正确记载年代更早的夏都,岂非天方夜谭?

          三、可能性还有多大?

          从几个角度剖析:

          1.传世文献的角度

          依照主流见解,文献提到的夏都并没有找全,更不要说夏人运动范畴内的所有遗址了。

          现在大致经过研讨提出的对应关系:

          禹的阳城——登封王城岗遗址(《孟子·万章篇》“禹避舜之子于阳城”。《世本》“禹都阳城”。)

          禹的阳翟(夏邑)或启的钧台——禹州瓦店遗址(《帝王世纪》“禹受封为夏伯,在豫州外方之南,今河南阳翟是也。”)

          启的黄台之丘——新密新砦遗址(《穆天子传》“天子南游于黄台之丘,以观夏后启之居”)

          太康至桀的斟寻——偃师二里头遗址(《竹书纪年》“太康居斟寻,羿亦居之,桀又居之”)。

          且不说这些对不对,仍然没有头绪的夏都至少还有一半儿:禹的平阳(安邑、临汾一带?),相的帝丘(濮阳?),少康和杼的原(济源?),杼的老丘(开封陈留?),孔甲的西河(安阳、内黄一带?)。

          至于说夏后氏以外的姒姓封国那就更没谱了,比如有扈氏(户县?),有南氏(南阳?),斟寻氏(巩义?潍坊?),彤城氏(华县?),褒氏(勉县?),费氏(偃师?),杞氏(杞县?),缯氏(枣庄?),有莘氏(曹县?),冥氏(平陆?)……

          与夏人关系亲密的异姓族氏也很多,涂山氏,有仍氏、有鬲氏,有穷氏,顾,昆吾,葛……具体见《中国历史地图集》夏时代图上标注的名字,几乎没有能发明对应遗址的。

          在以上处所都确认之前,很难以为已经彻底解决了夏文化问题。(其实,商的方国,周的封国,基础也是如此,文献上提到的那么多,考古发明的连一成都不到,但是做商周考古的就没有吃瓜群众这么焦急)

          2.考古学的角度

          我感到以目前的考古工作,不会有漏掉的夏时代的考古学文化。详见:为什么几十万年前的遗迹都挖掘到了,却找不到证明夏存在的遗迹呢?

          在评论中我打了个比喻,考古调查相当于一个筛子,我们已经把夏可能存在的处所都过了一遍,而且过滤出一堆大小不同的砂子,只存在能否从中找出金子的问题,而不可能存在漏掉大石头的问题。

          但是夏是否对应一个或多个考古学文化,一个文化能否分属不同族群,这从理论上就没搞明白,而且考古学文化远不是认识历史的唯一概念工具。从聚落的层面来看,对比文献的记录,目前的考古还差得很远。

          对于文献上有线索的夏都,除非我们把上述处所龙山-二里头遗址做全笼罩式调查,并做重点挖掘(起码要做到目前伊洛地域的考古工作强度),否则断言将来不会有新证据当然不妥。

          上述文献涉及夏人运动范畴很大,从河济之间、豫东鲁西南,到晋南、关中地域等等,考古工作仍然比拟单薄;就算是工作基本相对好一点的河南,其实除了伊洛和嵩山南北,其他地域经过挖掘的新砦-二里头时代遗址面积也没多少。而且大多数遗址的发明是基于传统调查方法,能供给的社会层面的信息有限,除陶器外的内涵并不十分明白。举个例子,河南相当多二里头时代遗址的城、壕等设防设施都是最近二十年才发明,包含二里头,新砦,花地嘴,蒲城店,望京楼,巨匠姑,东赵……可是晋南就长期停留在东下冯和垣曲商城两个点。未来发明新的二里头时代的高级级聚落,或者在已知遗址中发明高规格遗存的可能性还很大。

          有时考古工作做到必定强度,就足以验证文献的真伪。比如,看过封神榜的都知道商王纣(帝辛)生涯在“朝歌”,此说约始于《帝王世纪》,有些文献对地望还言之凿凿,如《括地志》“纣都朝歌,在卫州东北七十三里,朝歌故城是也”。但是,依据对这一地域的考古调查,“没有发明商代城墙和大型夯土台基、大型墓葬,以及其他于晚商都邑相称的遗迹遗物。晚商遗存多数年代属殷墟二、三期,相当于商代末年的殷墟四期遗物并不甚丰盛……”(夏商周断代工程朝歌遗址调查组:《1998年鹤壁市、淇县晚商遗址考古调查报告》,《华夏考古》2006年第1期。)可见文献难免有失真之处,须要考古工作去辨别。

          总之,目前的主流见解,龙山晚期+二里头=夏,这只能说是很粗略的框架性认识。具体到和文献对应的细节,如单个聚落层面,还须要尽可能消除前述可能性B,补充可能性C。随着考古发明的增多,可能性A一定还会有摇摆。

          3.早期文字本身的发展逻辑和出土概率

          已知早期中国的出土文字载体,重要是甲骨、青铜器、简牍、钱币、玺印、石刻或玉石器、陶器等。但如果不算东周,只斟酌西周-晚商,实际只有甲骨文、青铜器铭文和少量陶文的发明。

          先看金文,已知的商代有铭青铜器大概超过六千件,但内容简短,以二三字为主,超过10字者不过百件,长篇铭文呈现于商末周初。要害是,武丁以前的有铭青铜器不过十几件(具体数量因学者的年代断定而异),因此估量早商也就是有铭青铜器的肇始时代了,更早以前更不可能有长篇记事铭文。如果夏的青铜器与早商相当,而且内容重要是作器者署名的话,能找到证明夏的金文的可能性有,但不大。

          最早的金文大概长这样

          再看甲骨文,众所周知晚商的甲骨文是一种非常成熟的文字,不但有大批表意单字,也有相当成熟的语法。所以很多学者推断晚商之前应该还有一个发生、发展的阶段。但是从卜骨(甲)的发明来看,甲骨上大范围刻字很可能是始于殷墟时代,二里岗时代卜骨发明了不少,也有钻、灼程序,只是至少二里岗下层刻字尚未成定式,估量二里头时代即便有相似的占卜习俗,发明晚商那样的卜辞的可能性非常低。

          郑州商城出土过商代牛肋骨刻辞,据说其时期应在二里岗期(裴明相)或二里岗上层(杨育彬),惋惜脱层。

          有学者释为:

          乇土羊乙丑贞从受

          七月

          呈现了“乇土(亳社)”这样要害的卜辞,未尝不是一个主要线索。如果这一类遗存在早商实际很多只是目前没有发明,那意味着对更早的夏的期望又多了一分。只是,最乐观的估量,也不太可能有晚商那样的周祭谱,不大能指望呈现世系,呈现地名和若干先王先公的名字还有点可能性。

          再者是小双桥遗址出土的朱书陶文(用朱砂写在陶器上),至少到二里岗上层二期时,书写几个字的才能是有的。这批陶文文字从形态到构造都显示出与甲骨文属于同一体系,象形文字较多,证明其前后发展是一脉相承的关系。再斟酌到陶寺的朱书陶文与金文写法几乎一样,比目前所知二里头陶器刻符都更像文字,几乎可以确定年代夹在陶寺和小双桥之间的二里头是有文字的,只是没有发明。

          (但不是指其他答案重点讨论普通陶器上的描绘符号。这种符号在晚至周代的考古资料中仍很广泛,不消除有些形被文字借用,但几乎和当时正常表音的书写体系并行发展,而不代表文字的原始形态)

          小双桥的朱书陶文

          从文字内容上看,在内容方面,目前所見最早的一批铜器铭文有龜、天、臣、單、犬、賈、衛等,此外洹北商城出土的骨匕有“亞戈”,小双桥的朱书有“天”、“尹”,这些“族徽”按曹大志的见解大都是职衔称谓。如果是这样的话,将来发明夏至早商的“王”器铭也是有可能的。

          从出土背景看,都城内的祭祀或居住遗址还是最有可能发明卜辞或朱书陶文的处所,目前二里头和郑州商城都还有进一步发明的可能,远远没有到都挖掘完的田地。放一些古今重叠的地图看看就知道,在这种情形下请求考古工作者控制遗址每一寸土地会出土什么东西,是能人所难:

          注意,被二里头、四角楼、疙垱头等现代村占压的处所没法开展考古工作,无从得知地下情形郑州商城就更别提了,完整被现代城市市中心占压,只能配合基建零敲碎打

          王一级的陵墓陪葬的青铜器可能会有比已知的规格更高、更大者。目前没有发明二里头-二里岗时代的王陵,与晚商传世器相比,传世夏-早商青铜器并不太多、也不比考古出土的好多少。这是个好新闻,意味着那时的王陵可能没有遭到像西北岗那样的盗扰,所以也不消除将来会有王名之类的金文发明。不过甲骨文一般不会呈现在墓葬中。

          从出土地点看,晚商时代除了殷墟,大辛庄也发明卜辞(而相似大辛庄这样范围和等级的遗址已经发明了不少,将来完整有可能持续出土),周原也有这一时代的卜辞;另外从内容上看,殷墟时代占卜记事的权利并没有被王室所垄断,而是有很多“非王卜辞”,那么居住在都城外的贵族当然也可能有自己的卜辞。西周时代,除了周原,发明甲骨文的遗址更多。所以甲骨文并非只有都城才有。金文更不必说,都城以外还很多。

          当然,不消除特别埋藏条件下可以发明夏商时代的简册。北方并不是完整没有饱水环境、不能保留竹简,比如河南新蔡葛陵楚简、陕县刘家渠汉简、西晋时汲县出土的战国简,山东日照海曲汉简、青岛土山屯汉简,河北定州八角廊汉简……。问题可能在于,夏商西周的简到底怎么寄存或放弃,会不会放在墓里或井里。

          相似问题:

          理论上来说中国事否还有更多更牛更精巧的文物没有被出土?

          提问者可能关怀的是精巧文物,但我答复中涉及一般性的遗址。我感到以中国考古这么年青的发展历史来说,没必要对这类问题持悲观态度。

          第一,中国考古起步太晚,基本很弱。名义上是1920年代发生,但是1949之前全国做考古的才几个人,真正能做工作的时光和地区都有局限,内战后还有一批去了台湾,外国人也都赶走了。解放后,残存的屈指可数的几个学科带头人,重要通过短时光批量培训才撑起门面,学科建设和人才培育都在探索阶段,期间还有政治活动的干扰。学科的真正广泛专业化、解脱社会环境限制,要到80年代以后。之前的很多重大考古发明都有运气成分,什么时候相似徐旭生寻找“夏墟”、邹衡寻找晋国始封地这样的自动摸索型重大发明占主流并起码要连续很长时光,我们才有底气说,那时可能接近了地下文物实际储量的天花板。

          很多事情没有时光和积聚是不行的,以古埃及的考古工作来作比拟的话,假设别人停止五十年,而我们以现在的范围和速率再做五十年考古工作,以中国的体量之大,确定还会有很多处所工作强度(不是说程度)赶不上目前尼罗河谷的现状。

          第二,虽然已经发明了多到常人难以想象的遗址,但是光有数量还不够。不经过长期的挖掘和研讨,很多处所光靠踏查、钻探和陶器类型学研讨难以真正认识遗址价值。例如,一些大遗址发明得很早,如良渚、三星堆解放前就发明,石家河、盘龙城、石峁是1950年代发明,但发明或简略挖掘后就泯然众人了,认识到要害的科学内涵却是很晚近的事,其中除了怪运气不好、没有探/挖对处所,认识局限、程度不够也是原因之一。那种出道即巅峰式的考古发明实在不多,大概称得上的只有周口店和殷墟。

          对摸索夏文化来说,要害性的是郑州商城和二里头,发明不晚,连续工作也很久,但是如上所述仍有客观条件限制,谈不上已经全面控制了主要遗存的散布。反过来说,由于力气有限+路径依附,有了二里头之后再去自动摸索其他大遗址的动力也下降了,与二里头近在咫尺的偃师商城,居然是被汉魏洛阳城工作队钻探发明的,这足以阐明还有很多相似的灯下黑问题存在。但是须要提示外行人注意,考古并不是为了证明夏的存在而工作,它从来也没有在这方面自我设限;考古工作者想发明大型都邑、想挖出科学意义上的好东西不假,如果这种发明促进了对于夏的认识,那也只能算作一种结果而已(对一些人而言不过是副产品)。现在由于认识和工作程度广泛进步,就考古发明而言,夏商周考古仍处在一个黄金时期,新的重大发明层出不穷,消化资料的速度都未必能跟得上,假设持续几年中国十大考古发明中都没有这一段的,那时候再发生提问者的担心不迟。

          第三,很多人答复中谈到,保存当时文字的遗物,可能并非不存在,而是由于埋藏原因而消散或者难以发明。但是有机物能否保留下来,本身有规律可循,除了古人自身行动、后人盗扰的因素不可预测外,其他都是可知的,比如地层、埋藏深度、沉积物特点、地下水位等等,只是目前很少去总结,对埋藏规律谈不上有多少认识,因而显得这种发明很“随机”。只有积聚了足够的样本并树立预测模型,才干以必定的置信度去做推断。目前情形下断言发明的可能性很小,当然无法令人佩服。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3456789@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