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skscuyk"></track>
  • <track id="skscuyk"></track>

        <track id="skscuyk"></track>

        1.   

          现代战争历史上有哪些谋略上让人拍案叫绝的战例?

          乡村色情故事 时间:2021-05-02 11:40:35

          @艾丝蓓恩 Icebane 的答案珠玉在前,已经提到了一些经济方面的内容:

          现代战斗历史上有哪些谋略上让人拍案叫绝的战例?www.

          我试着写一些政治上的内容吧。

          @Perry Song 君这篇答复试图把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National Liberation Front/Jabhatu l-Taḥrīru l-Waṭanī/Front de libération nationale, FLN)塑造成一个“马列主义领导的”、“伊斯兰颜色的”政党,然而这完整是过错的。

          P君宣称:

          以阿拉伯人为主,与共产主义合流的「社会主义先锋队」——民族解放阵线谋求反法独立。

          又宣称:

          时过境迁,XXXXX自己也已经尝到带有伊斯兰教背景的分别活动的苦果了。

          然而FLN毕竟是一个什么性质的组织呢?

          答案是它既不马列主义,也不教权,它是地地道道的民族主义组织。

          FLN的意识形态是民族主义为主导,社会主义和伊斯兰次之的。它的重要意识形态在于反殖民主义和反帝国主义、泛阿拉伯主义。

          它的意识形态成分含有社会主义,但不要说马列主义了,连马克思主义都不是,而是阿拉伯社会主义(Arab socialism)的。FLN甚至否定在阿尔及利亚民族内部存在阶级。

          至于那些真正的马列主义者呢?这个问题我在底下答复。

          FLN的意识形态也含有伊斯兰成分,但是,这成分是泛伊斯兰主义、原教旨主义、教权主义之中那样的位置吗?答案也是否认的。

          阿尔及利亚反殖活动之中的伊斯兰权势本身就是由倾向改造主义和民族主义的那些乌理玛(Ulama),如本·巴迪斯(Abdelhamid Ben Badis)引导的。

          FLN所承认的一向是一种现代主义的说明的伊斯兰。FLN普遍地支撑社会变更,支撑妇女解放,而现在某位基督徒居然把它和教权派相提并论,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事实上,这岂止是阿尔及利亚呢?在那个殖民系统刚刚崩溃的年代,全部西亚和北非的阿拉伯民族主义者,如纳赛尔主义者(Nasserist)和复兴社会党(Arab Socialist Ba'ath Party)人恰恰是否定自身被伊斯兰主义所把持的,如纳赛尔处决穆斯林兄弟会分子,复兴社会党公开地宣称自己不是宗教党。

          他们通过可怕手腕袭击法国军警和欧洲裔平民。故意残酷虐杀法裔妇孺,有意识地激起法国全民愤慨,继而无论法国军警还是平和派都同意强力镇压独立活动。

          然而法国早在阿尔及利亚战斗之前就对阿尔及利亚大众有预谋地进行大范围种族屠戮。仅仅是1945年5月,在Sétif和Guelma,就有少则四位数,多则过万的阿尔及利亚大众被杀戮。

          殖民军首先横征暴敛、杀人掠财,继而殖民地国民才被迫奋起自卫,进而发展到抵御殖民。这一向是反殖奋斗的进程。

          某些人说“没有殖民,就只有蛮横和蒙昧”。然而,殖民的成果难道就不蛮横和蒙昧了吗?殖民者在其殖民地,长期热衷于抢夺原资料,输出商品,对殖民地社会生态漠不关怀,旧社会构造基础上保留着,封建的君主、士绅、部落酋长、头人,甚至奴隶主,只要和殖民者合作,不但自保了,而且还能得到殖民者的庇护和支撑,殖民地宽大国民的状态没有改良,甚至一天天更加贫困和愚蠢。再加之经济上被推销,原料被抢夺,自身就更难经过发展前进到资本主义状况,更无法追赶殖民国了。可见殖民的成果恰恰不是越殖民越先进,而是越殖民越停止落伍。

          P君持续污蔑FLN执政时代的阿尔及利亚说:

          新政权由马列性质的可怕分子头目掌权,很快就内部倾轧,为争权夺利而内耗,彼此祭出最拿手的手腕,用可怕运动打击对方。

          这段话简直笑逝世人。

          民族解放阵线(FLN)在其执政之后恰恰奉行带有社会民主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颜色的阿拉伯民族主义路线。就在FLN刚刚建政的1962年,它就把亲赫鲁晓夫主义的莫斯科的阿尔及利亚共产党(Algerian Communist Party/Parti Communiste Algérien,PCA)及其报纸《自由报(Al-Hurriya)》禁掉了。

          PCA残余在1966年组建了社会主义先锋党(Socialist Vanguard Party/Parti de l'Avant-Garde Socialiste,PAGS),还是被禁。一些PAGS成员以个人身份进入政府机关、工会等工作,也受到必定监督和限制。1979年之后这些人更被又一次赶出政府。PAGS直到1989年才得以合法化,在1993年,党的多数派彻底撕掉自己的红皮,改名“团结(Ettehadi)”党,1999年改组为民主和社会活动(Democratic and Social Movement/Mouvement Démocratique et Social,MDS),该党在2007年获得0.89%选票,并获得议会389席之中的1席。党内一批反对这个做法的少数派脱离该党,组建了阿尔及利亚争夺民主和社会主义党(Algerian Party for Democracy and Socialism/Parti Algérien pour la Démocratie et le Socialisme,PADS),该党是目前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International Meeting of Communist & Workers' Parties,IMCWP)的阿尔及利亚成员党。

          可见那些真正的“马列性质的可怕分子”恰恰是被打压的。

          至于FLN内部是否互相内耗呢?有的,有几次。是否用上了“可怕运动”呢?答案是没有。

          FLN的内部奋斗的第一次(其实这一次不完整算)是在1963年。反对泛阿拉伯主义,支撑柏柏尔民族主义的Hocine Aït Ahmed率领一批人分别出FLN,组建了柏柏尔民族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偏向的社会主义力气阵线(Socialist Forces Front/Front des Forces socialistes,FFS)。FFS次年在卡比利亚(Kabylie)地域动员起义。FLN调动部队进攻那些FFS把持的村落,FFS不进行抵御就退到了山里。FLN事后拘捕了FFS的引导人,仅此而已。FFS在1989年开放党禁之后又重新登场,在国民民族议会(People's National Assembly,相当于下院)盘踞462席中的14席,还在国际上成为了提高联盟(Progressive Alliance)和社会党国际(Socialist International)的成员。

          第二次是1965年6月19日,总统艾哈迈德·本·贝拉(Ahmed Ben Bella)被自己的第一副总理、国防部长胡瓦里·布迈丁(Houari Boumédiène)所颠覆。整次政变没有任何人流血,本·贝拉被先关在地下监狱8个月,之后又被囚禁到布迈丁逝世去。他在1979年7月3日被释放,之后亡命瑞士、法国,1999年又回到阿尔及利亚。贝拉虽然被软禁,但是并没有被杀逝世或者拷打,在囚禁期间的1971年5月,本·贝拉甚至还与《非洲革命》杂志的记者祖哈拉·萨拉米(Zohra Michelle Sellami)结婚。可见这次政变是相当平和的,一点都不“可怕”。

          再之后交接就安稳了。布迈丁在1978年逝世于瓦尔登斯特伦巨球蛋白血症(Waldenström's macroglobulinemia)这一种稀奇怪僻的病症之后,沙德利·本·杰迪德(Chadli Ben-djedid)上校接替了他。

          可见FLN并不是什么“马列性质”的人掌权,也不存在什么用可怕运动互相残杀。事实上阿尔及利亚的政权交接还算是非常安稳,暗害很罕见,而且几乎都是在1987年之后,1987年之前,失败者充其量被放逐国外或者软禁。

          但是P君又提到:

          在其一党统治的近30年里,政变夺权清洗都是存在的,但小小的私人可怕举动是他们看不上的。所谓可怕举动,是指1991年开放了一次选举,不料输给了伊斯兰原教旨的政党,于是调动部队来镇压,酿成内战,才一直有着这个内患,当然其中有多少是政府用于诽谤异己,不得而知。

          这个事情是怎么回事呢?

          这个事情就很庞杂了。

          本-杰迪德上台后,摈弃旧有的社民主义式的改进路线,搞自由主义的经济模式。起初还算不错,到了80年代后期,受到国际经济影响,油价下滑,再加之布迈丁时期的六七十年代人口爆炸性增加,阿尔及利亚经济状态开端恶化。本·杰迪德为了转移视线,缓和抵触,便容许其他政党合法运动。

          这时候,由于80年代泛伊斯兰主义逐步抬头的浪潮,许多前往阿富汗投身抗苏战斗的阿尔及利亚的教权派青年回国等一系列原因,阿尔及利亚的极端伊斯兰主义活动气焰嚣张。就在这种浪潮之中,伊斯兰救国阵线/伊斯兰救世阵线(Islamic Salvation Front/al-Jabhah al-Islāmiyah lil-Inqādh/Front Islamique du Salut,FIS)在1989年2月18日出生了。

          讥讽的是,正如上世纪50-70年代的民族主义的民族解放活动和80年代以来的泛伊斯兰主义活动不可相提并论一样,FIS而非FLN才是泛伊斯兰主义的代表。它狂热地推重沙里亚法,极端轻视妇女——在1990年它博得一系列处所选举之后,它立刻请求市政机关内的女性雇员戴上面纱。除此之外,它还在它把持的地域采用制止各类酒品的出售、关闭电子商店等一系列极端办法。

          更令P君意想不到的是,相比于长期使阿尔及利亚在美苏之间斡旋,使阿尔及利亚参加不结盟活动,甚至竭力改良与法国的关系(在大量购进中国、俄罗斯兵器的今天,阿尔及利亚陆军还有大量法制兵器,譬如AML-60和Panhard M3装甲车,LRAC F1火箭筒,这正是双方关系走向缓和的体现)的民族解放阵线/FLN,伊斯兰救国阵线/FIS对法国的态度恰恰是最为极端的。其引导人之一Ali Benjadj公开叫嚣:“彻底地在阿尔及利亚从知识上和意识形态上把法国(的影响)制止,尤其是对那些曾经被法国用她那有毒的奶水所豢养的!(to ban France from Algeria intellectually and ideologically, and be done, once and for all, with those whom France has nursed with her poisoned milk.)”最忠诚的FIS成员甚至会把自己家里的接受欧洲卫星信号的圆盘式卫星电视天线拆掉,换成接受沙特阿拉伯信号的。FIS甚至试图完整制止法语在阿尔及利亚的存在。

          毕竟是FLN还是FIS是伊斯兰主义组织呢?我想大家应当明白了。

          那么毕竟是不是FLN用部队镇压了FIS呢?答案也不是。因为FLN恰恰是1991年军事政变的受害者!

          在1991年选举被终止之后,介入的部队恰恰是把本-杰迪德赶下了台。此后本-杰迪德被关押在瓦赫兰/奥兰(Oran,阿尔及利亚第二大城市,奥兰州首府),直到1999年才放出来。

          部队为了保持统治,先是在1992年1月请FLN的元老,后来脱党组建社会革命党(Party of the Socialist Revolution/Parti de la Révolution Socialiste,PRS)的穆罕默德·布迪亚夫(Mohamed Boudiaf)回国担负临时的最高国务委员会主席(Chairman of the High Council of State,名义上位置等同于之前的总统,然而实为部队的傀儡),然而布迪亚夫很快在同年5月被暗害,不幸被害,随后FLN的另一个政客阿里·侯赛因·卡菲(Ali Hussain Kafi)接任最高国务委员会主席,从1992年干到1994年。

          1995年,不耐心的部队进行总统大选,国防部长利亚米纳·泽鲁阿勒(Liamine Zéroual)以无党派身份当选。民族解放阵线抵制这次选举。

          1997年,泽鲁阿勒组建了一个亲部队的中间翼的、极端世俗主义的自由主义政党——民族争夺民主大会(National Rally for Democracy/Rassemblement National Démocratique,RND)。在1997年的议会选举之中,RND大获全胜,在380席之中揽获156席,亲穆兄会的平和派伊斯兰政党——争夺和平社会活动(Movement of Society for Peace/Harakat mujtama' as-silm/Mouvement de la société pour la paix,MSP)其次,获得了69席,而FLN只获得了62席,位居第三。

          1999年总统选举FLN打了翻身仗,把它的元老,布迈丁的行政秘书,在本-杰迪德时期失势被迫亡命的阿卜杜勒-阿齐兹·布特弗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送上了总统宝座,布特弗利卡连任至今。之后RND仍然在2004年博得一次总统选举,但是赢的人还是布特弗利卡——因为那次选举布特弗利卡代表RND参选,而FLN推出阿里·本·弗利斯(Ali Benflis)这位年青的新秀,成果惨败。

          与此同时,FLN在2002年议会完整重回优势,但也风光不再。它不得不和RND、MSP组建了三党同盟来保证多数。在2012年MSP脱离这个同盟,和伊斯兰复兴活动(Islamic Renaissance Movement/Ḥarakat An-Nahḑa Al-Islāmiyya/Mouvement de la Renaissance Islamique, MRI/Ennahda)、争夺国度改造活动(Movement for National Reform/Harakat Al-Islah Al-Wataniy/Mouvement pour la réforme nationale,Islah)组建了绿色阿尔及利亚同盟,成果在2012年议会选举之中惨败,FLN获得208席,RND获得68席,绿色同盟只获得49席。

          2017年选举之中FLN获得164席,RND获得100席,MSP只得33席。显然MSP正在没落下去,如果不出大变数的话,阿尔及利亚政坛恐怕会进入FLN和RND长期结合执政的状况。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不令人奇异的新闻:作为以阿拉伯民族主义和阿尔及利亚民族主义为基本,走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路线的政党,民族解放阵线(FLN)在2013年2月的社会党国际(Socialist International,SI)春季大会上正式成为了该国际的察看员。值得提示的是,英国工党也只是察看员。这无疑是对FLN是“马列政党”这个说法最有力的还击。

          说完了这一边,内战中的教权派那一边如何呢?

          教权派一侧不断决裂和重组,越搞越乱。内战开打之后,比FIS更猖狂的新组织,伊斯兰武装团体(Armed Islamic Group/al-Jama'ah al-Islamiyah al-Musallaha/Groupe Islamique Armé,GIA)敏捷兴起,该组织到处搞屠戮,杀戮妇女,还谋害记者和社会运动家。GIA甚至流窜到法国搞了几起劫机案。

          怒火中烧的法国立刻支撑了军政府,随之而来的是全部欧盟、美国,还有阿尔及利亚的老盟友埃及、突尼斯,新的南非黑人政府,都纷纭向军政权伸出援手打击教权派。GIA和FIS此时则内耗不休,不断决裂。两者还产生内斗。最终精疲力竭的FIS麾下各部纷纭向政府投诚,GIA则在2000年被彻底摧毁。2002年又兴起一股基地组织支撑的萨拉菲主义传教和战役团体(Salafist Group for Preaching and Combat/al-Jamā‘ah as-Salafiyyah li-d-Da‘wah wa-l-Qitāl/Groupe Salafiste pour la Prédication et le Combat,GSPC),该组织最终发展为基地组织的马格里布分支(al-Qaeda in the Islamic Maghreb,AQIM),它在马格里布地域不断进行叛乱,从2002年打到今天都没结束。当然它的范围不大,高峰期不过3000人,如今也只有800-1000人,在中东因为伊斯兰主义浪潮到处凌乱的21世纪,完整不值一提。

          附注1:内战中军政权一方有各国支撑,但是教权派一方难道没有吗?

          在内战爆发之前,沙特阿拉伯官方一直支撑FIS(我上文也提到了,FIS的狂热支撑者会接收沙特电视电台卫星的信号,这正是FIS投奔沙特的体现),内战爆发后沙特政府结束支撑FIS,但还是有一些“私人捐助者”不断供给支撑,而这是沙特支撑教权派习用的白手套。利比亚则在内战爆发后直到1995年都支撑FIS,甚至有人猜忌说摩洛哥和伊朗支撑FIS。GIA的外部支撑较少,只有一些各国教权派组织的金援,但也有说法称伊朗和北苏丹支撑了GIA。

          附注2:卡比利亚民族主义的FFS和阿拉伯民族主义的FLN除了这个理论基石的差别,社会纲要上基础没有什么差别。在内战之中,FFS和FLN都呼吁双方对话,而阿尔及利亚工人总工会(General Union of Algerian Workers/Union Générale des Travailleurs,UGTA)和民间左翼运动家、妇女运动家支撑RCD和军政府的强硬打击政策。

          先写到这里吧。有须要进一步说明的话请提出问题,我会尽我所能去说明的。本人的知识程度也不太够,如果问题须要的知识程度太高的话我可能也答不上来,请见谅。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3456789@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