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skscuyk"></track>
  • <track id="skscuyk"></track>

        <track id="skscuyk"></track>

        1.   

          如何评价电影《南汉山城(남한산성)》?

          乡村色情故事 时间:2021-04-30 17:41:17

          主创人员在难能宝贵地尊敬重要史实的同时,不得不说也很讨巧的插入一系列不大不小的“洗白”元素,以照料主流价值观和韩国观众的爱国情感。

          信任看过影片的朋友对中间着力表示的“北门之战”都有些印象,昏聩无能的领相金鎏瞎指挥,驱逐着饥寒交迫的士卒如羊入虎口......信任韩国观众们在痛惜庸臣误国之余,看到晓畅军事爱恤下属的大将李时白与之据理力争仿佛又让人对民族精力抱有盼望。

          然而,真实产生的一幕可能比荧幕上更波折更晦暗更繁重。

          丙子之役时陪伴仁祖困守南汉山城的文臣当中,任兵曹参知(相似于兵部侍郎)的罗万甲,在事后著有《丙子录》一书,其中所记即为影片中“北门之战”的原始素材,我尽量摘录原文如下:

          “(1636年12月)二十八日。先是,术士数人遽人城中,皆言今日和战俱吉,领相(指金鎏)颇信其言,欲一边请和,一边接战。于是,领相亲率将士往北城督战。而城下豀谷回互虏骑(清军),处处藏兵,贼骑闻炮声,阳退而少留屯兵与牛马,皆是掳掠我国之老弱羸畜也。此乃诱引之谋,而城上士庶之观光者,齐声群唱曰:“下兵野战,则留阵之人畜,可尽取,奔北之拗兵,亦可攻。”(这些吃瓜看戏之人...)领相不为料度,督令下击,而我军之在山上者,详知贼谋之叵测,相持不肯下。相府兵房稗将柳瑚,媚悦领相之意曰:"若送人斩退将系其逗留者,而不下亦逝世,不进乎?”则使柳瑚赐剑而送。瑚逢人辄乱砍,一军知其必逝世,始乃下,別将申诚立,至有与人永決之语矣。我军下山,取其留阵之牛马,虏视若无睹,及其没军山,然后虏骑之藏兵者回出,退去者还集,俄倾之间,尽戮我军。初,人或吉若焚松栅,则进兵无所碍,领相即命焚之(影片中朝鲜士卒销毁木栅的由来)。所谓松栅者,虏兵围城之后,伐取远近松木,列栅于城外八十里,张以绳索,悬以金铁之器,人或有逾越者,铮然有声,便能觉之。中外之截然不通者,以其有栅也;北面松栅既焚,虏兵之进我军更无拦截者,亦以其无栅也。凡于接战之际,若多给火药,则恐或耗失,随告随给,故请药之声,不胜其纷然,及其两军相接,何暇请药?只以空铳相搏而已(数日后正月初三的双岭之战也是如此,怕基层士卒挥霍火药,出战火枪手只给二两火药)既无药丸,不能御贼,山坂峻急,且难猝上,至于尽逝世。领相见我军之败戮,始命一哨官麾旖退军,而城上城下,隔关不相见,况骈首就戮之际,何能见城上之麾旃乎?柳瑚又言于领相曰:“我军之趁不得退,实由于哨官,不斩此人,无以快军情。(全军覆没了抱怨举旗哨官不能举高高?!)”即命斩之,人皆冤之。领相自战自败,无所归罪,托言北城将元斗杓(影片中改为时任南门守将的李时白)不为相救,将置于极罪。左相洪瑞凤曰:“首将失律,归頂副将,事未妥善。”极其伸救。领相不获已,伏阙待罪。杖斗杓之中军赵缉八十棍,几逝世得生。精兵健卒,骁勇武士,咸聚领相府,今日之逝世者,不下三百余人,而领相恶其实报,柳瑚仅以四十人启之,人心尤不服。别将申诚立、池学海、李元吉等,皆逝世于此战,自此士气沮丧,更无出战之意,庙堂亦专以乞和为心。”—— 罗万甲《丙子录》

          当时随侍仁祖避住南汉山城的司饔院奉事南礏在其日记中剖析北门战役失败的原因是:

          “大抵我国将帅,昧于阵法,性且胆怯,皆留在城内,独令军士出战,故行伍混乱,不成阵形。”在金鎏的瞎指挥下,朝鲜部队“不得放炮发矢,瞬息之间,皆为所躏,而胡兵逝世者只二人矣。

          清方对此战记载为:

          时有兵四百馀兵自南汉城出,硕翁科罗巴图鲁劳萨击败之。《满文老档》崇德元年十二月二十九

          有兴致的朋友不妨找来《丙子录》一读,不长只有数十页。仁祖困居南汉山城的四十七天和投降后(朝鲜人称“出城”)充斥了各种黑料和“黑色风趣”,比如现代朝鲜/韩国共同的民族好汉—“三义士”之首主战派大臣洪翼汉在当时是这样被自己人解送入清国的:

          洪翼汉时为平壤庶尹,贼(清军)之回军时,我国(朝鲜)定差使员甑山县令边大中押送虏营,大中约束困辱(洪翼汉)使不得饮食,翼汉哀乞解缚而不听,此(1637年)二月十二日也。十八日到龙湾,二十日到通远堡,胡人等问远来之由,出食厚馈,此虽犬羊犹胜我国之大中也。二十五日到沈阳,汗(皇太极)出食厚馈,设宴享于馆所。”

          在义愤填膺之余,作为“笔胜于剑”的朝鲜士大夫的一员,罗万甲罗大人的记述中也不时吐露出对与自己在南汉山城共渡一段艰巨日子的一万三千底层士兵贱役的吐槽和红眼。朝鲜仁祖在劫后余生后,可能也是为了奖赏随侍人员,特赐恩科,《丙子录》中是这么评议的:

          南汉扈从及士子、守堞军士,设文武科。文出论题,武之规则,弓铳十五放一中以上入格(......)。文科取十余人,武科七千余人(超过一半录取,活下来就是成功啊!),京外公私贱及都监炮手皆与焉。朝廷难于处理,若依前为贱业,则自中有罚,故失其所业,无以衣食,洛下流党之横行,凡百器械物货之腾贵,皆由于此矣,识者忧之。“(罗大人:智者如我早已预感到了啊,你看看你看看,给贱民出生有什么用,反而害了他们啊,搞得市容市貌物价卫生都变糟了)

          最后,导演编剧在《南汉山城》中另一个显明“洗白”之处,就是通过渲染清军势大,展示仁祖君臣和13,000朝鲜部队被10万清军围困于山城之内的无助。其实对比《清太宗实录》可知,在1636年12月14日仁祖弃王京(汉城)逃到南汉山城之初的十多天里,围困他的只有马福塔/劳萨所率300骑前锋,和多铎/硕托率领的1,000名护军。后续抵达的岳托/杨古利部3000人忙着在通往南汉山城的隘路围点打援。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3456789@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