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skscuyk"></track>
  • <track id="skscuyk"></track>

        <track id="skscuyk"></track>

        1.   

          如何评价八月长安疑似抄袭,及其对抄袭一事的回应?

          乡村色情故事 时间:2021-04-30 14:36:48

          看知乎看见这个话题,没看过以上任何两个小说,但是看了调色盘。想来答复这个问题,完整是被某个粉丝洗地,却装无关路人,讥讽其他人被资本洗脑,众人昏庸只有她苏醒的狂妄答复激怒了。饭圈的恶臭思维,动不动就“资本”,与她看法相反的人就是“被人当抢使”,真是逻辑一塌糊涂的思考方法,怎么就这么风行了呢?

          1、为什么我以为拿“狗血文的梗就那几个,这种重合很正常”洗地基本站不住脚?

          梗一样,但是不同人选择诠释梗的方法不可能一模一样。大家认定剽窃的原因,不仅是作者诠释梗的思路和方法一样,而且许多相似语句呈现的次序都一样。你能找出几篇狗血文类似到这种田地?

          第一个梗,发明老公可能出轨。

          是怎么发明的呢?是“偶然发明老公的车”—“一个是后面抱枕;一个是后车窗兔八哥”。

          第二个梗,介绍女主对老公不熟习。

          两篇文都以一个总起句,反正我对我老公不熟习开头。详细写怎么不熟习:一个是“不知道做什么赚多少;只知道先外企后开公司;另外提到老公不经常回家吃饭”;一个是“不知道做什么,反正是先外企后公司;另外老公不回家吃饭”。

          第三个梗,侧面描述女主老公对她物资上很大方。过客促的行文思路“男主记得每一个纪念日—每个月定时给女主打钱—女主给家里买东西,男主几倍报销”。狼狈为欢的思路“男主记得每一个纪念日—每个月定时给女主打钱—女主给家里买东西,男主几倍报销”。

          第四个梗,女主洗完澡发明男主。过客促行文思路“客厅闻见烟味—女主心脏压缩—月光——发明男主”;狼狈为欢行文思路“客厅烟味—女主心脏压缩脖子僵直—月光—烟头—发明男主”。

          到此为主不持续具体剖析两篇文章,开端剖析为什么这是剽窃:

          (1)我们在讨论狗血文就那几个梗的时候,“梗”是什么意思?

          我临时补了几篇先婚后爱的文(没认真看因为实在太小白),我懂得的梗,是先婚后爱里,一般都是“女主刚开端不爱男主”“通过各种侧面描述,读者可以看出男主关怀女主”这种套路叫做梗。

          a.狗血文都在开头侧面点名女主不爱男主,这不是剽窃;如果都想用“男主都疑似出轨了,女主都不care”这种伎俩来写,这也不是剽窃;但是如果“发明出轨的方法都是男主的车,和车后面放的玩偶/抱枕”,这也太偶合了吧?女主发明男主出轨难道就不能是看见暗昧短信,看见小饰品,看见身影啥的吗?非得是认车+装潢品。。。

          b.同样的,在诠释狗血文的梗“男主偷偷关怀女主”的时候。诠释方式可以有:“男主记得女主的尺码和吃东西口味;男主给女主各种礼物;男主给女主各种钱;男主记得她全家人的诞辰;男主给她一张黑卡”。

          八月长安的神奇之处在于,她诠释梗的时候,挑选的事例和飘阿兮一样;事例的前后次序一样。再说一遍,大家锤她,不光是因为她撞梗。而是挑选梗的前后次序一样;诠释梗的语句相似,而且描写的事情一模一样。

          (2)为什么我以为用同一个事例诠释同一个梗,是一种很奇葩的事情?

          梗一样,但是对梗诠释的进程中,反应了作者的三观,往往还掺杂着作者现实中阅历过的事情。同样一个梗,“男主对女主好”。有的人会说,身为霸总的男主竟然每天给女主做早餐;有的人会写,霸总男主给女主各种首饰;有的人会写,霸总男主给女主一张无上限黑卡等等等等。你换我来写,我就写“霸总记得我爱喝什么样的奶茶,每次都是茉莉奶绿5分糖去冰加布丁”。

          即使出于人物塑造斟酌,这次霸总必需得用钱烘托。你可以说给了张黑卡,可以说每个纪念日都打钱,可以说自己稍微看了眼的东西,第二天都会呈现在自己家里。两篇文非得都说“纪念日记得—每个月零花钱—多倍报销(双倍也是多倍)”。

          (3)叙事的时候,起因经过成果的发展都一样,你给我说偶合?

          八月长安和飘阿兮都写了“刚洗完澡的女主发明了男主”这么一件事。过客促行文思路“客厅闻见烟味—女主心脏压缩—月光——发明男主”;狼狈为欢行文思路“客厅烟味—女主心脏压缩脖子僵直—月光—烟头—发明男主”。让不同的人写这么一件事,可以是客厅闻见酒味;可以是女主后背一冷;可以是对面的灯光落到客厅;可以是男主的铃声响了。(以上均是狗血文常用套路)

          叙述一件事涉及到的细节越多,不同人说出来的东西就更不同。八月长安的各个细节都和飘阿兮一样,这基本不能拿“狗血文都这样”来洗!!!

          2.我是怎么被某个答主的答复激怒的,她的洗处所式有哪些过错,有多恶心人:

          (1)

          该答主开篇明题,“如果你关注今天微博的事情—因为大家都是被资本收割的韭菜—所以你应当做个人”。恭喜匿名答主,你真是知道怎么3秒内激怒一个无辜的吃瓜群众。

          我想请问八月长安疑似剽窃和资本有什么关系?你把八月长安疑似剽窃和资本接洽起来,又不说明,直接代表“大家”说大家是韭菜,进而又内涵让大家“做个人吧”。你是不是要斟酌一下你是怎么做人的?

          (2)

          答主屡次强调自己不是八月长安的粉,自己没有调色盘和反调色盘。在不懂得具体事情的情形下,公平的答主直接把此次事件定义为

          有人要借八月长安影响网络创作自由。(原话:我也写作,虽然并未出道,八月长安算我半个同行,接洽到最近网上的创作自由被某些人影响,让我心有戚戚然戚戚。甚至让我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是否是同一批人所为。)

          含混焦点,把八月长安疑似剽窃的事情,上升为有人试图禁止创作者写作。(原话:可是写作本身又有什么错呢。)

          即使八月长安剽窃了,事情过了这么久还扒,这群人用心叵测。(原话:如果她真的剽窃,如此久远并且尚未完结的一篇戏作被人翻出来大做文章,也是用心叵测。

          另外匿名答主的答复里,两次呈现“做个人吧”,让我好奇匿名答主的做人准则是什么样的?我爱好的人有错就是资本要搞她?一个人之前犯的错别人不能说,不然就是用心叵测?虽然我不是她的粉,我也不懂得事情经过,但是我就是信任我朋友,就站她?

          3. 我以为八月长安的公关手腕还是很厉害的。

          公关的时候,含混重点很主要。比如说,100个吃瓜群众以为我是个学渣。其中99个吃瓜群众说我语文只考了70分,1个吃瓜群众说我语文考了40分。在我语文考了70分的情形下,我怎么脱掉学渣的帽子呢?我可以在微博上说,有人造谣我语文成就差,甚至小学没毕业。我甩出我的小学毕业证,来证明我是有文化的;我还可以说,你们就是嫉妒我长得太美,漂亮者是不是注定被曲解为一个学渣??从头到尾我都不正面告知大家,我是不是学渣,我是不是语文考了70分。但是之后我的粉丝可以吹我是个学霸了。

          微博上对八月长安的质疑集中在她疑似剽窃,八月不回应。先是扯不相干的“被曲解是表达者的宿命”,这句话是对的,但是是说语句的底本意思和读者懂得的会有误差,这和剽窃有什么接洽?然后又挑选很少人知道的谎言“做小三”回应,再用调侃的方法说“你不如说我fd”。八月的第一句话是对的,她在做小三事件上是谎言受害者,但是从头到尾,这和她抄没有剽窃都没关系。真想辟谣,不如就事论事直接刚。

          4.最后一句,看见答复里很多小妹妹写自己多么爱《最好的我们》,和无脑挺八月长安,我感到是因为她们都很爱好,或者憧憬成为书中的精英学生、具有美妙品德的那些人。

          很多答复里裸露出的“粉圈诡计论思维”,“过错的因为所以逻辑”(eg因为北大,所以自豪,所以不可能剽窃),“不谈剽窃,先责备别人太闲,戾气重”的思维方法,会严重禁止一个人成为一个明理、苏醒、优良的精英。

          最近的许多事情,都阐明一个道理:粉丝在偶像滤镜下,发表的一些违背社会公认准则的言论,会激怒大部分本来基本不care的吃瓜群众,小事化大,大事化炸。

          ---终极幼儿园版说明,为什么不能拿某小说和某小说撞了几个梗来给八月长安洗地-----------

          新答复里,很多洗白思路是,某小说和某小说都呈现了女主车祸,男主给黑卡这种情节,这种不算剽窃,那么八月长安就不算剽窃(说出这种话的人,如果没上高中,那我懂得;如果上了高中,那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给你报歉,和你谈论这个问题,是我错了)。

          假设先婚后爱文的展开有N种套路展开,那么两个文展开套路完整雷同的概率为1/N;在展开套路中,有X个梗可以填到展开思路的第一个梗里,那么第一个梗完整雷同的概率是1/(NX);以此类推,第二个梗完整雷同的概率可能是1/(NXY);第三个梗完整雷同的概率是1/(NXYZ)等等等等等等。

          我们就以最大的善意揣测一下八月长安,设先婚后爱文只有3个展开套路;发明老公出轨的方法只有3种;介绍女主对老公不熟习的方法只有3种;写老公对老婆好的方法只有3种;写老婆受惊吓的反映有3种,写老婆发明黑暗里有人坐着的方法有3种。算下来全体重合的概率是0.00137,既0.137%。更何况以上每个梗的诠释、展开方法完整不止3种。

          某小说和某小说撞了几个梗,只要行文方法不同,梗的作用不同,诠释方法不同,几率就会远远超过上述盘算的概率。你不能拿一个产生概率可能有10%的事件去给一个产生概率为1x10-n的事件洗地,这是对你,对我,对国度基本教导的凌辱。就如同你不能拿未产生的事情,给已产生的事情洗地(八月没写出来的思路,和过客促完整不同,所以狼狈为欢全写完后,不算剽窃),这也是对大家的凌辱。著名校崇敬的人,应当崇敬理性和事实,不应当这么思考。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3456789@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