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skscuyk"></track>
  • <track id="skscuyk"></track>

        <track id="skscuyk"></track>

        1.   

          《寄生虫》里,沙发上的那段性爱戏是必要的吗?

          乡村色情故事 时间:2021-04-28 23:29:29

          事情上是这样的,原来吃喝拉撒干是人类日常的运动之一,所以在不担忧过审问题的前提下,性爱戏作为一个场景被导演创作出来是很正常的,没有必要刻意躲避。

          以及,如果看细心一点,其实寄生虫不仅拉了一场来专门写富人的性爱戏,对于穷人的性生涯,他也有一些笔墨。

          比如常年生涯在隐秘地下室的管家老公,也是有性生涯的。吃的都没有了,套套还备着两个。

          基宇和多惠的对话里,也带有强烈的性暗示。且全片这对小情侣有两次亲吻。

          事实上全片三对男女当中,穷人老夫妻俩是唯一没展示性生涯情形的,只有中间有一个一闪而过的捏屁股。

          这个问题赶巧了,我最近正好买到一本寄生虫的原著剧本,事实上在定稿里,基泽和老婆是有一场性爱戏的,在披萨时期给钱以后,在众人喝酒庆贺之前。

          所以导演原来想要用富穷两家人的性生涯协调度来做对照的,并且通过这场戏来强化基泽“没那么行”的整体形象。围观定稿剧本,会发明其实基泽的性生涯线是有一条隐隐的线,这也说明了有一场我比拟迷惑的戏。

          三温暖室这个场景只在全片呈现了一次。奉俊昊这种程度的导演,对于场景的选择必定是慎之又慎,再加上这个富人家主场景是特殊搭建的,所以三温暖室这个场景必定是经过充足考量的,对于整条隐线,对于基泽对富太的感到,起到了暗示的作用。

          回到被剪掉的第七场戏(注:我看过的数个版本里都没有这场戏,无法确认戛纳或其他放映版里有没有)。我信任在履行的进程中,这场戏也是拍的了,只是最后在剪辑台上,奉俊昊选择把他拿掉。真正的原因我自然是不得而知了,究竟也不是奉导肚子里的蛔虫,我只能胡乱剖析一下。

          首先,本问题下有多人剖析了沙发性爱戏的两个重点:一是穷人的气息,二是富豪对女儿内裤的意淫。但是如果把“基泽的性生涯”这条线完全化以后,在观感上很可能会笼罩前两条议程,导致重心被转移到基泽个人身上,这条隐线就太抢戏了。所以出于对主线的维护,只能把基泽本身的性爱戏完整拿掉,让基泽对富人家的恨完整集中在“穷”这条线上,而不再有“性”的元素。(第7场戏最后只保存了忠淑是链球选手的照片特写镜头)

          最后答复题主的问题,这场戏是有必要的,因为在原稿中,性是一个要害的元素,但是后期剪辑的进程中,出于整体性的考量,又选择弱化了这个元素。

          题外话,事实上我不是特殊爱好《寄生虫》,但是看了奉俊昊的剧本、分镜手稿以后,又特殊信服他的工作方式,里面看似不经意的一些美术设计、演员动态,全体在他的手稿里就已经想明白,精致到桌子的摆位,人物表演的动线,都和最终成片相差不远。细节控是真的迷人。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3456789@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