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skscuyk"></track>
  • <track id="skscuyk"></track>

        <track id="skscuyk"></track>

        1.   

          如何评价清朝?

          乡村色情故事 时间:2021-04-27 14:25:57

          以下内容截取自 @墨舞 的答复个人感到是我读过最锋利的评论

          我感到,如果有人能看出满清在康乾时期君主对西欧事务还算有些基础的懂得与之后道光、咸丰时期完整的自大、无知所流露出的抵触,这个问题才算有意义。康乾时期与之后的道光、咸丰时期之间阅历了这么一些变更:皇权的独裁形态到达了顶峰,内阁甚至连参谋功效都损失了,完整成了陈设,军机处连司礼监都算不上,是通政司的定位,帝国的大小事务在流程上完整要靠紫禁城的一角来决议,所以别看清朝君主可以发“你们哪个奴才/大臣见过午夜十二点的紫禁城”这种状况,然而大批的精神都是在批复“皇上您好”“朕好”;“皇上奴才给您献哈密瓜”“知道了”这种没什么意义的公文往来上,不就是批复“朕安”“知道了”,除了字难看点,我上我也行。文化上则是持续不断的文字狱带来的士人对历史和政治研讨的不安全感,还要点脸的埋首于金石字画之学,弟子规这种假道学大行于世,成果就是到处都是伪君子和戏精,而之后这群人在一鸦、二鸦时的表演所流露出的无知和荒谬在全部中国历史上都令人难以懂得,注意是无知和荒谬,明的士大夫是无耻但并不无知。有识之士则哀叹这是彻底看不到盼望的衰世。底层是人口猖狂爆炸带来的种种问题,江苏人口密度一度超出民国时代(这个不知道是在黑谁),宏大的底层人口,极为有限的资源,于是日本战国级的村战、叫魂、白莲教各种奇葩遍地,现在的印度基层奇葩水平再乘10,大致上和清的基层差不多。再加上我大清特点的几条国情,让情形更严重恶化了,一是要满汉有别,尤其乾隆时期持续重提这个事,东北和新疆是逝世也不能让大范围汉人去耕种的;二是要严防民变为了不让法国大革命的歪风邪气刮进来,明明明白土地承载力已经快到极限了,乾隆后期反而收紧了康熙末期相对宽松和理性的对外贸易政策,这种情形下官僚体系光是维稳就已经要亲命了。成果就是,随着君主素质的降落,从乾隆末年到鸦片战斗前这半个世纪,满清自己的信息处置、决策乃至经验总结才能上都是极度退化的。因为一鸦、二鸦时代的某些奇异行动,不要说纵观历史,甚至和满清前期对照都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有人说一鸦、二鸦换别的朝代来也是一样,我表现部分赞成,别的朝代也许一样会在军事上被当时开了挂的西欧吊打。然而清廷随后在外交和政治上的应对,让我感到这不是一个有三千年历史经验的国度,而是一个刚从非洲部落联盟进化来的国度在理念和手腕上同西欧相比幼稚的如同小学生,这才是真正令人难以接收的。很多人说鸦片战斗在外交上的失误是因为天朝上国没有和对方平等打交道的经验,而对历史稍微有点懂得的人都知道这是站不住脚的,对等外交怎么搞,到底是《宋史》没写明白还是《辽史》没写明白?而一些商贸会谈上的基础原则,从宋开端边疆互市贸易留下的这么多经验都喂狗了吗?而外国使节不能进京,汉、唐、宋、明:我们都没这说法啊,满清这都从哪儿学的?面对打不过的强敌还扣留使节肉票威胁,汉以后还有谁这么low啊,满清这是自己坐实了还停留在春秋时期?我感到都不须要把万国公约搞懂,满清好好把自己当年签尼布楚的前因成果揣摩清楚了,后续的外交运动都不会搞成那个样子。而与之相对的,西方在这阶段外交和政治上的结果不说英法,一贯“胸大无脑”的毛子表现你们满清的“东方俾斯麦”是什么渣渣,我们28岁的伊格那提也夫光靠一张嘴,除了让沙俄在中国享有等同英法的商贸特权外,还免费获得4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苏秦正统在罗刹(迫真)。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3456789@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